日本大队成员/Hail Kiki/水仙大法好/冷CP控的废柴
 

【平乐】一而再再而三

*孙哲平生贺

*古风PARO


孙哲平/张佳乐

 

一而再再而三

 

初见如佳人入梦,酒中不知谁是客。

水榭楼台间孙哲平在一个楼梯拐角撞上了张佳乐。

散着的头发在檐下一排灯笼光照里艳情的泛着红色,身后老板娘还讨好的说着孙公子今儿个来的晚中意的那位头牌早早给人叫走了,孙哲平手下一把揽住撞进怀里的身体回头道了句无妨今晚我就要她了。

声音里的笑意放浪形骸的让张佳乐狠狠的咬了自己舌头。

老板娘却是脸色微变追着京城这位少爷不敢怠慢,她说这姑娘小时候生病坏了嗓子不会说话怕是讨不了孙公子欢心。

孙哲平迈向台阶的脚步停了下来,冲着正踏进小间的楼冠宁他们摆了摆手。

“不会说话?可有名字?”孙哲平搂着姑娘的手从腰上移到下巴,托着低垂的脑袋抬起来左右瞧了瞧。

正欲开口的老板娘却被张佳乐的眼神止住,他握住捏着他下巴的手拉下来,在宽厚手掌里龙飞凤舞写两个字。

缭乱。

“缭乱姑娘可真是好字。”孙哲平这夸奖没走心,只在手掌和嘴边转了一圈便弯腰一揽一起,把张佳乐打横抱了就走。

缭乱姑娘低眉顺目,乖巧的坐在孙哲平旁边帮他斟酒,一杯又一杯,多数却是被这人半玩半闹喂进了他的嘴里。狂言妄语充斥着歌舞升平,孙哲平被酒烫热的嘴唇贴着他耳尖说话,乱七八糟又混又腥,手却老实的很,只在酒杯和他的下巴之间来回。张佳乐心下觉得好笑,嘴角便就勾了起来。酒气染上的脂粉红晕沁在张佳乐脸颊,眉角眼梢流转的水光挑出风情万千,此刻默声微笑的模样勾的孙哲平情动又呆愣。他再去捏他下巴,托着他的脑袋,凑过去要吻,张佳乐也不躲,抬着双手投怀送抱似的往孙哲平健壮的肩膀上饶,满眼笑意越积越坏,等着他嘴唇贴上,一掌劈到侧颈。

 

再见若豆蔻芳华未歇,翩翩公子骏马扬尘。

孙哲平提着他的重剑在人群中杀出一条退路,剑气血气杀气混成天地间一团云雨,翻来覆去席卷不去,可这公子偏生运气够好,挂着一身皮肉之伤遇见一人一马绝尘而来。

那长发束成冠,白衣粉袖变成布衣轻甲,孙哲平脚尖踏起飞身落于马背,伸手握着人家双手策马似脱缰,他鼻尖蹭过白净侧颈,砂石间似曾相识的气味穿透被血蒙了的嗅觉。

他又伸手去勾人下巴,相似眉眼正挤成难看的一团狠狠瞪他。

“这不是缭乱姑娘吗,这衣服比那晚轻纱薄羽好看多了。”

他低哑声音挑了尾音足够欠揍,眼底却全无笑意凝住冷漠,双臂不着痕迹箍着张佳乐的腰,在烈烈风尘中挟着身前的人踏过山隘。

“三番两次这么出现,你可是喜欢我?”

孙哲平问的又张狂又恣意,声音里的淡漠却和着未退杀意撩的人血气翻涌,全然不记得身后还有一队人马追着他们喊打喊杀。

张佳乐回的又霸气又凛然,根本不管他此刻被压制着无处可逃,他手上动作迅猛,向身后甩出一二三四五六颗火药爆弹,炸的身后像天地初开混沌一片,孙哲平默契转弯拐进身侧崎岖山道。

恩恩怨怨追着他们闯进烟尘,除了黑灰白红什么都看不见,唯有耳边留下的那句清晰吼叫。

“你这个傻子看清楚了,你乐爷我是男的!”

 

三遇洞房花烛,可遇可求可倾心。

江湖行走有人求的就是个天下无双,兵器榜年年揭晓年年有变,第一狂剑第一弹药却稳稳当当从不易手,两家世世交好,今世更有因缘相伴。

“幸好你有妹妹我有哥,不然今天就该是我揭你的红盖头了。”

孙哲平端着酒坐到张佳乐身边,瞥他一眼喟叹一声,说不清是遗憾是调笑,看张佳乐一身白袍坠着红绣比新娘好像都美了几分。

刚嫁了妹妹的张佳乐还一脸的高兴又难过,看着热热闹闹的人群张嘴就是不大不小的声音,“你不说我要有妹妹你定要娶了她。”

“早知不就不说了。”孙哲平答的郁郁寡欢,仰头喝酒像怀才不遇,辛辣一路烧过肠胃又恢复了天下舍我其谁的傻气,笑的开怀不停,见张佳乐抬手要打才收了笑声,“说这话的时候哪知你真有妹妹。”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不懂,装傻?”

“你说出来。”

孙哲平也不害羞,抛了酒碗凑过去,搂着腰托着下巴拉张佳乐进怀,笑得像个采花贼。

“我喜欢你啊缭乱姑娘,嫁我可好?”

话音刚消利落的肘击就打上腹部,张佳乐这一次下手也不客气,孙哲平捂着肚子假模假样踉跄的追在后面,刚开始喊张佳乐你站住,后来喊乐哥你等等我啊。

 

四逢风雪漫天似百花入眼,一壶煮酒话繁花血景不相弃。

炸响耳边的硝烟弥漫在横飞血肉间,张佳乐孤身被围退无可退,飞雪扬尘白茫茫里敌家埋在缭乱火光之中。

兀的一道人影蹿入其中,剑影刀光刹时铺天盖地,一道道血色破了火药光影杀的天地失色。张佳乐认得那重剑,名为无锋却利的能削骨如烂泥,握在孙哲平手里仿若疾风雷鸣无人可挡。

人群里杀的兴起的孙哲平回首冲着张佳乐笑,笑的痞气狂傲,重剑剑尖一点,张佳乐了然的身影和爆弹就紧随而上,无需言语无需犹豫,熟悉的像是曾策马并肩走过天涯,默契的像是曾执手相看游过海角。

你来我往一人一命,谢不谢的并没什么重要。山洞外面雪花飘的肆无忌惮,冷风到这山洞口却要拐个弯,孙哲平解了厚重披风给张佳乐围好,靠着篝火烤仇家没跑掉的马肉,张佳乐捧着酒葫芦挨着他坐,温了又温才仰头灌下一口。

这一次寻仇的没有寻到仇,却让繁花血景的盛名风生水起被传的神乎其神,也不知谁给起的名号,孙哲平倒是乐的看他俩绑在一起,偶尔坐在酒楼给往张佳乐碗里夹菜还能听到说书人亢奋抑扬的声调。

 

“就说那二人笑对千军万马,各位看官煮一壶花雕,听我道繁花血景永相伴。”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16)
 
上一篇
下一篇
© 海带螃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