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队成员/Hail Kiki/水仙大法好/冷CP控的废柴
 

【平锐】甜蜜的事情有一大半都发生在夏天(上)

*哨向PARO

*不算HE,注意避雷

*有林乐提及,注意避雷


孙哲平/方锐

 

甜蜜的事情有一大半都发生在夏天

 

1

百花队长与呼啸副队在一起的八卦很快传遍了联军,大家的反应都差不多,基本就是在奇怪这两个人什么时候熟到可以发展成在一起的,还有就是这两个分队真不走寻常路,别人家都是哨兵和向导谈情说爱,他们拆分组合,非要搞同性恋情。

 

2

真情实感的一日情之后方锐洗过澡躺在孙哲平宿舍的床上和坐在床边的人聊天。

话题基本都围绕在张佳乐和林敬言的八卦上,孙哲平军校的时候就认识他们,方锐于是听了不少两个人小时候的笑话。

方锐礼尚往来的说了自己上学时候的事,他说他好多同期都特别崇拜孙哲平,孙哲平就笑着问你呢。

他说我当然不啊,你那个性格和我不合。

孙哲平特别无所谓的说也对,你那个性格要是交给我训,一拳就打趴下。

方锐不服气,说你毕业之后回学校做特别教官的时候,我就在你们队伍旁边那队里。

 

3

孙哲平看了看他,半天没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努力回忆那会的事情,想了半天方锐见他也没什么成果,伸脚往肩膀上踹,被神游的人一把抓住脚踝,在脚尖上咬了一口。

这动作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就特别挑衅又yin荡,方锐差点就起身去勾他脖子了。

结果被来敲门的百花队员打断了思路。

 

4

两个人的日常大概就是这样,队长一般比副队忙,方锐往百花分队跑的时候总是多一些,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可能是参考了一下自家副队和自家男朋友的队长,孙哲平这边的零食储备量突飞猛进的涨。

方锐说我不是张佳乐不需要这些零食,说的时候背靠在孙哲平背上,脑袋一仰就枕在了他的肩头,手里还抓着包苹果片。

孙哲平手里拿着报告头也不抬说你就吃吧不用和我客气。

 

5

当然没人和孙哲平客气。

警报拉响的时候他们四个还在一起啃着冰棍,一如既往的孙哲平队长刷卡请客。

那天还是非常的热,太阳烤焦大地。

 

6

任务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联军获得的情报有误,最终确定的传送坐标出现了偏差。

没有被探测到过的虫洞正在源源不断的输送着成分不明的能量,两个划分到这个区域的小队明白必须要将这能量通道切断。

呼啸和百花,这两支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像被绑定在一起的小队此刻军心振奋,他们刚听完各自队长风格迥异的战前动员,斗志满满的去了各自岗位执行任务。

四位队长级别的家伙最后检查了一遍装备,向着虫洞的位置出发。

 

7

未知总是最麻烦的一个词。

方锐一脸恶心的把身上溅到的蓝色粘液使劲往地上甩,他偏头看孙哲平,他像全不在意这股难以言喻的恶心味道似的在研究不知道哪个维度而来的敌方武器。

这火力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物理杀伤的同时还能影响哨兵和向导之间的精神连接,可这武器他们缴获了却用不了。

孙哲平把叫不出名的枪扔在脚边,双指并拢做了个手势,得到其他人的正面回应。他们已经接近了虫洞,弹药充足无人受伤,没理由不继续前进。

 

8

未知带来的麻烦永远比想象中的灾难。

虫洞在感受到威胁时爆发出了强大的能量,无差别吸收着范围内的一切,张佳乐最先意识到危险,迅速的在四人面前架起了一道精神屏障,林敬言的保护紧随而来,几乎同时他们手里的分析仪得出了一个模糊的数据。

张佳乐回头看了一眼在强大的能量冲击下正努力调整状态的孙哲平,孙哲平也抬起头看他,就看了这一眼,孙哲平就像被刺激到一样向着张佳乐跑过去。

可终究晚了一步,比所有人都离虫洞最近的张佳乐咬牙一头冲进了能量旋涡。

风卷残云的巨大能量突然像被卡住一样追着张佳乐消失的身影急速的收敛,孙哲平抓住本能一样也追着张佳乐的林敬言往后扯,赶在虫洞闭合之前也消失在了里面。

两个向导面对未知情况,总是不如一对有稳固精神连接的哨兵和向导更有优势。林敬言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冲向未知的是他的爱人,他没办法冷静,就像他身旁的方锐,他明确的感知到和他同样震惊恐慌的感情。

虫洞消失前留下了一批新的敌人。

方锐像疯了似的冲出去,刚才被精神攻击留下的无力感还束缚着他的手脚,身后杀意逼近,他却无暇转身。

一声压抑的狮吼从他身后响起,方锐的动作如同定格一样僵在原地。

 

9

任务的成功以百花付出了正副队长为代价。

没人知道为什么属于孙哲平的狮子会跟在方锐身边,也没人敢问。

向来十分讨人喜欢的呼啸副队回到基地的几天里都阴沉着一张脸,生人勿近的不时发呆,摸着狮子蓬松的鬃毛,狮子的状态不好,总是没什么精神,只有他的鲨鱼凑过去用脑袋蹭他的时候才会晃晃尾巴作为安抚般的回应。

最初的时候方锐每天都要问问联军派出的搜救队有没有什么收获,时间久了他也不问了。

就每天拿着一枝红玫瑰去百花宿舍,把孙哲平宿舍门口前一天的玫瑰换掉。

他对花没什么研究,他只知道最常见的那些花和据说它们所代表的含义,他不懂林敬言后来和他一起每天带着的那一束白色小花是什么,他只知道红玫瑰就是能代表他心里所想的那枝花。

 

10

林敬言整理报告的时候有点意外的看到了署名方锐的那一份。

他身为前辈和队长,免去了方锐这项工作,他不能逃避,但是他可以不让方锐再去回忆。

那份报告书很薄,翻开之后的纸张上只有一句话。

方锐的笔迹一如既往的利落漂亮,写的那句话也非常好看。

甜蜜的事情有一大半都发生在夏天。

 

11

林敬言坐在方锐对面,看着方锐坐在当初孙哲平跟他说试一试的那个位置上啃冰棍。

他们在这个夏天刚开始热的丧心病狂的时候凑在一桌,他感受着他年轻的哨兵对着一个人情动时的心悸,现在夏天都还没有过完,冰棍还依然融化的那么快。

方锐舔着流到手腕的奶油有点口齿不清,他手边放着从孙哲平宿舍门口换下来的一朵不够新鲜的红玫瑰。

那还有一半发生在夏天的事算什么呢?

林敬言很想问,但他终归没开口。他们链接着的那些感情和情绪,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告诉他答案。

 

12

这个夏天是我有过的最甜的了。

方锐把冰棍啃完,随手准确的把剩下的那根棍扔进垃圾桶。

他对着林敬言笑了笑,听到他的队长叹息着回了一句我也是。


全文链接
 
 
 
评论(6)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 海带螃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