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队成员/Hail Kiki/水仙大法好/冷CP控的废柴
 

【平锐】Ticking Bomb

*给自己写个生贺

*佣兵PARO


孙哲平/方锐

 

Ticking Bomb

 

0

失血过多让方锐再睁开眼睛时没有立刻分辨出自己在哪。

他躺在一个不怎么舒服的窄小垫子上,从左侧的禁锢来猜应该是个不宽敞的沙发,视线最先触及的是完全陌生的天花板,血液的大量流失让他的感官统统变得迟钝,他听到有声音,似乎在和他说话,他费力的转了转头,看到了一个也不怎么熟悉的身影。

那个人在离他不远的小茶几上摆弄着什么东西,然后拿过来按住了他的胳膊。

你需要输血。

孙哲平这么跟他说着,针头已经利落的扎进他的血管。


1

当张佳乐擦着他的枪抬头问他怎么这么罕见居然迟到了的时候,孙哲平还在和同他搭了一辆便车的方锐大眼瞪小眼,他们不打不相识,相识后却也没有一般情况下该有的英雄惺惺相惜。

这架打的不痛快,被迫结束于你来我往一人一拳,嘴角挂着的那点血珠一个手背就抹掉了,甚至都不觉得有多疼。

孙哲平说,意外。

方锐说,误会。

两个词加在一起,将事情起因解释的模糊又精确。

林敬言把护目镜往脖子上一挂,拍了拍他这次任务新搭档垂着个小辫子的后背。


2

血液顺着透明管从一个身体流进另一个身体的过程很奇妙。

方锐眯着眼睛看着此刻连接着他和孙哲平的那根塑料管。

你运气不错。

他听到孙哲平又开口。

自从他俩落单后,孙哲平一直有点惜字如金的架势,正好方锐也不想和他说什么话,他们才刚认识不到一天,没有办法靠着理智将自己的后背放心的交出去。

所以腹部中弹的时候,方锐觉得他这短暂的一辈子就要交代在这了。

虽然每一次出任务他都会或强烈或模糊的有这样的认知,但每一次他都简单或者奇迹般的活到了下一次的任务里。

也许真的不错。

他这么想,也这么说了。


3

这次任务金主大方,方锐一开始乐颠颠的和林敬言聊着闲天,眼神却总要不时往孙哲平那边飘一下,张佳乐的辫子每一次用力转头时都要打一下孙哲平的胳膊或者脖子,方锐觉得好笑,就扯着嘴角笑了起来。

结果孙哲平再一次伸手把烦人的辫子拢回去的时候瞥了方锐一眼。

尴尬又不爽。

等任务结束一定要和这人好好打一架,管他是不是老林的好哥们,如果赢了的话,战利品就选他那把大腿上绑着的疯狗刀。


4

自知架打不成的方锐目光从管子上移开,落在了依然还在孙哲平大腿边的那把刀上。

暗淡的光线里看不太清,但是他知道那刀柄和紧缚的深色迷彩上已经全是血迹。孙哲平坐在比他位置高一点的茶几上,低着头单手摆弄着东西。

大概这个时候还是天花板好看一点。


5

疯狗刀出鞘的时候他们已经打空了所有弹匣。

夜色和血色一起顺着冷空气兜头浇下,呛的方锐直咳。

他按着腹部滑落在墙边,看着不远处他此刻唯一的队友单枪匹马干掉了一个战术小队,他看着那个人用力甩掉刀刃上的血污,整理了一下收缴的枪支,他看到孙哲平回来扶他。

意外又不意外,总之心里的感觉蛇爬一样。

他靠着这个刚认识的队友肩膀,拖拖拉拉的走上未知。

腹部的应急处理到位也简陋,疼痛却无所顾忌,他不知道孙哲平是怎么找到了这家看似废弃的小诊所。

他只知道此刻这人救了他的命。


6

伤员需要输血,这个临时的落脚点已经足够奇迹是个还留了些药片和工具的小诊所。

新鲜的血也有,就是不知道合不合适。

扯开了躺在沙发上的伤员的衣领,扣着消音圈的狗牌从领口里滑出来。

确认了两遍上面刻着的信息后,孙哲平松了口气。


7

喂,差不多了。

他哑着嗓子叫他,

晕眩无力并没有因为输血而减轻,但是从他们沉默的时间来看,再输下去就该孙哲平晕了。

针头被利落的拔了出去,一瞬间的靠近他看到他没什么表情也没什么血色的脸。

他突然就想起来一件事。

“上半年还有个愿望没实现就要交代了。”

“什么愿望?”

没有期待的话题意外的被搭了话,方锐对着还在摆弄东西的孙哲平笑了笑。

“找个看的顺眼的帅哥打一炮。我还没和男的上过床,不是都说会很爽吗,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8

和方锐关系好的人都知道他有个小本本,傻兮兮的写着每个半年想要做的事,从吃一口什么牌子的奶糖到买一个又贵又没用的花瓶,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孙哲平不知道,知道了八成也没兴趣,他听完方锐的愿望,把视线移开,闭着嘴终于放下了手里的东西。

这一次的沉默却压的方锐有点难受,他想这种弹尽粮绝一人重伤的情况,他们不可能还全身而退,孙哲平又不是个菜鸟不会有那种奇怪的乐观吧。

所以他又开口了,将死的声音咳出了点笑意。

“虽然你有点讨厌,但是够帅了,要不要帮帮忙?”

他倒不觉得对面的人会理会他这个莫名其妙的要求。


9

但孙哲平抬起头来看他,眨了眨眼起身,走近他弯腰,将不多的光线也遮在了方锐的视线之外。

“这一炮还是等你伤好了找个中意的帅哥打吧,我先替他付个定金。”

说完,孙哲平低头吻住了方锐。

两个人的嘴巴都干涩又血腥,吻的纠缠又短暂。


10

孙哲平留下一句出去看看就走了。

放方锐一个人瘫在沙发里愣。

他听到安静的空气片刻后躁动起来,他听到渐行渐远的交火声。

方锐模糊又震惊的视线在所能及的范围内转了一圈,费劲的起身够到了孙哲平留在茶几上的东西。

一个勉强在工作的定位器,一把满弹匣的手枪,一把眼熟的疯狗刀。


11

在他因为伤口感染引起的发热褪去之后的某一天,张佳乐来看他。

那个时候林敬言正在调侃他的愿望小本本。

却在看到那个被划掉的愿望下面新添的一条时闭了嘴。

顺眼的帅哥被孙哲平三个字替代了,时限的上半年也被去掉了。

张佳乐把手里的盒子递了过去。

里面躺着一对同样扣着消音圈的狗牌。

上面刻的血型和他一样,属于孙哲平。

我们只找到这个。

他听着张佳乐的声音里有点咬牙切齿的意思,想要张嘴哄,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全文链接
 
 
 
评论(17)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 海带螃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