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队成员/Hail Kiki/水仙大法好/冷CP控的废柴
 

【平锐】冠军拿到之后

*不科学不魔法的小日常,这篇有点磨叽

*他俩真的好吃,不好吃都是我的错

*我想加入冷CP爱好者保护协会


冠军拿到之后


孙哲平/方锐

 

荣耀两个大字跳上屏幕的时候,所有人第一瞬间的反应都是愣住的。愣住之后,有的人反应过来,有的人多花了一点时间反应过来,支持着兴欣的人们开始了欢呼。

孙哲平看着那群兴奋的家伙冲上台去,把属于他们的冠军奖杯高高的举过了头顶,他拿出手机解锁,翻开他和方锐的对话窗口,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这一刻狂喜的荣耀是属于兴欣的,是属于方锐的。

等待着赛后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方锐还兴奋的像个打了鸡血的兔子,全然没了之前的疲态在休息室里上蹿下跳,和每一个兴欣的成员喊叫击掌拥抱,他兴奋的忘乎所以无处发泄,他又一次想到才刚宣布退役不久的林敬言,而此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就开始了震动。

林敬言的电话,他边走到队员通道边接通,安静了很多的过道里他好像都能听到自己过快的心跳,林敬言熟悉的声音和腔调在那端被嘈杂的人声里模糊了不少,祝福和恭喜,明明是简单的话,由这个人讲出来就真的让他心底里平静又开心。

道贺的电话很短,看着手机屏幕黑下去,方锐过分躁动的情绪终于平缓了一点点,然后他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的又把手机划开,没有未接来电,未读短信倒是一堆,一条条祝贺的内容翻了过去,没有他在找的名字,而他一直没有关闭的聊天窗口的消息也依然停留在好几天前。

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就像他第一个想到的人不是他,那他没有来祝贺他 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

他们并没有很熟,这个理由非常的好用,而且丝毫不会影响到他此刻毁天灭地的高兴劲。

直到他们拿着冠军奖杯,戴着冠军戒指回到他们的主场城市,又经过了一轮主场庆祝和好几轮队内庆祝,折腾了好几天之后,方锐才在兴欣网吧的大门口看到孙哲平。

他本该是不会走到正门的,但是绕道去买冰棍的时候就歪头看了看那边,就看到一个戴着墨镜的家伙一脸的不耐烦。

方锐压下一瞬间要叫出的名字,稳妥的掏出了手机。

“往左转,齐步走。”

孙哲平在接通的第一秒钟就听到这条命令,然后没有迟疑的照做了,他看到像做贼似的猫在小巷子拐角里的方锐。脚步停下,把身后的阳光挡去大半。

一时之间谁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电话甚至还都没有挂断各自贴靠在耳边,这几天联络的空白期好像分外的长,长的他们都有了隔阂一样。

真是好久不见?恭喜你获得了冠军?作为开场白这些都可以,但是都不够好。

孙哲平在第二天就给方锐打了电话,接连着几个没有被接通,他也就没有继续了,第三天再打,依然没有接通,接连着几天下来,他终于没有再拨电话,而是买了机票。

那家伙看起来一起都好,神采奕奕的开心无比。

孙哲平摘下了墨镜,看着眼前的方锐,却是微微侧头,明显是继续对着手机在讲话。

“你的冠军奖励不想要了?”

这句压低了音量的话是从听筒里透过电流蹿到方锐耳朵里的,喉音的颤动却比任何一次听他说话都要清晰可闻似的,他突然就想起来,最后一场之前,他拉着这个男人的手要求了些什么。

等我拿了冠军,让我睡你。

他就是那么说的,虽然当时处于不知道什么心虚的情绪而没有睁开眼睛看着对方,但是他的要求提的理直气壮,孙哲平的回答也完全不拖泥带水。

可是他忘了,比赛之后因为没有在第一时间得到他觉得他理所应当该得到的祝贺时他就闹起了别扭,硬生生的把这件事完全忘掉了,赌气的不去接之后孙哲平的电话,也没有回孙哲平发来的消息。

搞的像因为琐事而吵架的小情侣,蠢不蠢啊,哪来的小情侣啊?

方锐把电话挂断,快速的给新任队长发了个消息,然后一把抓住正也把手机塞回兜里的手腕,埋着头就向上林苑走,孙哲平却用另一只手扣住他的手腕拉开再握住,把他拉上了另一条路。

方锐脑袋愣着,脚步倒是利索的跟上了,有点高低差的肩膀一个不稳撞到一起,孙哲平转头十分顺手的就把手里的墨镜架到了方锐的鼻梁上。

目的地当然是孙哲平入住的酒店,得出这个结论方锐也不需要进行什么思考。

这种事当然还是在酒店做更方便,而他订好机票的时候当然肯定是把酒店房间也订好了的,上林苑又没有他的房间,虽然他原来给兴欣打过比赛。

这么说,四舍五入他们是队友啊?好可惜,如果这家伙一直留在兴欣的话……

他就能拿到冠军了。

没有哪个选手会不想要这个,方锐不知道孙哲平是不是有在哪一秒想过这个可能,但是他觉得如果是他,他会想上一想的。

方锐微微抬高了视角,视线被墨镜挡去了一些色彩,但是看孙哲平足够了,这家伙一直的穿着就看起来素净的很,说是低调吧,可那些衣服穿在这家伙身上又确实很好看……

“好看吗?”

“孙哲平,我原来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要脸的?”

“你原来不认识我。”

这就是他们跨进房间门前进行过的唯一对话了。

关了门的孙哲平弯腰从房间配的小冰柜里拿出一瓶冰过的水扔给了刚把墨镜摘掉的人,他靠在短小走廊的隔断边,眼神从方锐吞咽时颤动的喉结往上,越过有水珠蜿蜒而下的手腕,盯上了他那双眼睛。

“你想什么呢?”

孙哲平看了一小会,等到方锐把瓶盖拧好把瓶子放到桌上他才出声,他没想明白为什么打出去的电话和发出去的消息都完全没有回应,他向来想不通那些弯弯绕绕,想不明白的事情直接问最清楚。

他的问题明确简单,语气疑惑认真。

方锐却泄了气似的推开他仰躺到了足够宽敞的大床上,两条腿看起来惬意的耷拉在床沿外,却丝毫没有放松的晃动。

他在想的事情很简单,他拿了冠军高兴的要死,可他非常想要分享这份喜悦的对象却没有丝毫表示,这原本也没什么的沉默突然就被他思考来思考去的想了太多可能出来,这家伙是不是因为在为半途离开兴欣没有拿到冠军而后悔或者气恼?那他打电话过去兴高采烈的说起夺冠会不会十分不够通情达理?

他会这么纠结,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他对他完全说不上了解。

他第一时间接到了林敬言的电话,他把他淘汰出半决赛,他看着他在赛后宣布退役,但是他的喜悦和林敬言的祝福完全没有出现任何一点感情裂缝,他们互相了解,互相信任,为彼此的心情感同身受。可是他和孙哲平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了,他对他的了解大概只在前几个赛季的比赛录像里,只在他们共同睡过的那张床上。

“不明不白的,你说你到底算个什么身份?”

方锐突然撑起上半身问了一个和他思考的事情无关的问题,表情自然的看着依然靠着墙边的人,这人听到他的问题倒是也没有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只是抬起手像无意识的摸了摸嘴唇,卷着袖子的手露出的绷带这时候就特别扎眼的闯进了方锐的视线。

孙哲平倒是也真的被这个问题给问到了,他想了一圈从他们认识到眼下,他确实没有一个可以拿得出手的身份。

但他丝毫没有觉得尴尬。

他走到床边,按着方锐的肩膀就把支起的上半身压回了床上,微微侧头嘴唇蹭到了方锐耳根。

他之前就发现了,方锐的耳朵很容易泛红,被他靠近的时候,最先红起来的肯定是这个耳朵尖。

“现在,我是你的战利品啊。”

他的声音没有特意压低放轻,就那么稀松平常的说出了一句一点也不平常的话,方锐被他笼在身下,可以感觉到身体开始发烫,可孙哲平的话还没说完。

“等你享用完了,如果你喜欢,我就是你的男朋友,如果你不喜欢,我就是你的追求者。”

说话的嘴唇已经离开了耳朵,贴上了他的下巴,牙齿在开合间有意无意的刮到他的皮肤,刺痒的难耐,方锐镇定了一下心神,撇了撇嘴。

“行,就这么定了。”

他回答的同样干脆利落,双手已经开始扯孙哲平的衣扣了,那股急切看不出来是想要他这个战利品还是想要他这个战利品闭嘴。孙哲平自然没有阻止他的动作,就只是在吻上他之前说了最后一句话。

“那你喜不喜欢?”


全文链接
 
 
 
评论(11)
 
 
热度(38)
 
上一篇
下一篇
© 海带螃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