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队成员/Hail Kiki/水仙大法好/冷CP控的废柴
 

他是我的【Charles/Bartleby】【Theseus/Ned】

*亨本角色拉郎

*时间线混乱不要深究

*让我忘了天使可怕的生理构造x

 

CharlesBrandon/Bartleby

Theseus/Ned Alleyn

 

 他是我的

Charles坐到自己位置上的时候思绪还停留在昨天晚上,午夜时分,他的公爵府邸,他的卧室,他的床上。

国王陛下的好友名声在外,喜好美人无人不晓,谁家的贵族小姐谁家的妻子情人,姿色入了他眼的,几乎手到擒来,谁让公爵大人有一副挑不出毛病的皮相,英俊潇洒看起来热情忠贞,又有赫赫战功加身,无论作为一夜快活的对象还是偷情游戏的玩伴都是绝佳人选。

只要不真的陷入那双会说谎的蓝眼睛里,就真的是销魂蚀骨的体验。

可惜最近小姐们窃窃私语的话题从Suffolk公爵又把谁谁谁引诱上了床变成了Suffolk公爵已经好久没有和什么人单独共处一室了,游戏花丛从来不肯孤身寂寞的男人许久没有和谁传出桃色轶事,突然转性的说法无人理会,而他终于情有所属的猜测却更加让人不可置信。

谁会想到,谁会相信,Charles自从那日独自从森林归来后的寡居日子里的确有一个人的陪伴,不是从日出到日落,而是从日落到日出,仿佛不愿意见到阳光的神秘来客偶尔会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一直为他敞开窗户的窗台,卸下身上沉重的铠甲,给一直等待的主人一个热情的亲吻。从这个吻开始,衣物成了最碍事的东西,话语成了最多余的玩意,没有人在乎此刻何年何月,彼此的身体就是唯一存在的圣器,线条流畅的肌肉放松又紧缩,凝聚着霸道占有的浓重欲爨求,情爨欲流传的异色瞳眸中又分明写着冲破理智的爱意。

Charles在那一日的傍晚时分,森林深处几乎不见天日的枯木之上,瞥见了仿若跌落尘世的神子。他只知道他叫Bartleby,他嗓音平淡咬字含糊不清,口音不是他听过的任何一种,陌生,神秘,又因为他意外的突然闯入而露出一副傻兮兮的惊讶样子。他对他的身份支支吾吾缄口不言,只让Charles叫他Bartleby,姓什么,哪里人,从哪来,往哪去,独自一人坐在这里抬头看什么,这些问题在Charles看见美色就不灵光的脑袋里转来转去,他想一一询问,他想表现的像个绅士,他可以和他分享自己的坐骑,他愿意送他去往他要去之地,Bartleby只是有点发呆的看着他,看他也发呆一样的楞在原地有那么一段时间,直到他要离去,直到Charles抓住他的手臂。

上臂的肌肉积蓄着推拒的力量,修长的手指却弯起了挽留的弧度,欲拒还迎的矛盾样子让Charles从眼里喜到了心里,他听到自己含糊不清的声音在忙着吻那张看起来薄情的嘴唇时急切的表现着好意。

如果你没有地方可去,愿不愿意跟我回家?

我不在意你来自何处,我只是想要拥有你。

善于亲吻的唇舌有着蛊惑人心的甜蜜,直白天真的述说着爱情,从见到Bartleby的一瞬间开始,到拥有Bartleby的一瞬间结束,绝对的真诚,绝对的忠贞,绝对的全心全意,唯一的遗憾就是过于短暂。

Charles的爱就是这样,初次相见的Bartleby还没有时间搞明白,而陷于欲爨海的Charles也同样不知道,Bartleby只是担心自己的力量伤到他,只是这样的交爨合于他毫无意义。

放任的刹那就勾动了压制不下的渴求,Charles被欲爨海包裹的身体炙热坚固,Bartleby也许犹豫了几个吻的间隙,但他最终选择了放任,他看到那双在吻他的时候依然不肯完全闭上的蔚蓝双眼,他想这样纯粹的颜色他已经有多久没有见过,他在Charles的嘴唇吻遍他全身时开始分心,他的手包容的抚弄着那毛茸茸的脑袋,他开始放任自己,他随着Charles用力的律爨动呻爨吟,轻哼着对方的名字,他看到眼前的参天大树最后一丝光亮也消失殆尽,他在那触感粗糙的掌心中攀上爨巅峰。

Bartleby的手依然有一下没一下的玩弄着Charles的头发,他听到终于平复了呼吸的人嗓音里依然有种被情爨欲浸染的嘶哑,他却问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你是什么人?”

Bartleby终于垂眸,把眼神落在靠在他胸口上抬眼看他的青年,瞳底的异色像是上帝造物时的恶作剧,给这个过分俊美的男人一点瑕疵,或者给这个太过疏离的男人一点真实。

“我是天使。”

这绝对不应该是对床伴的优待,Bartleby从没想过要主动道出这件事,也从没想过要隐瞒,他就没有想过会有一个陌生人问他这个问题。

他的担忧是多余的,Charles完全不信,他笑的开怀,餍足的从他身上起来,把没脱的衣服整理了整理伸手拉他。

如果你没地方去就跟我回家吧。

于是天使跟着公爵回了家,尽兴的年轻贵族心满意足的抱着自称天使的人睡在舒服的床上,早晨醒来的时候臂弯里却已空无一物。

Charles猛然起身,带起一阵目眩,他看向一边大敞的窗户,不友好的寒风摧残着并不厚重的窗帘,Bartleby不见了,这个认知让他惊觉从未有过的愤怒和失落。他起身换装,再次策马一头扎进初识的森林深处,他一无所获,直到夜幕降临,Bartleby悄然出现在他回程的路边。

你不应该离开。

你可以住在我那。

王都里好玩的东西很多。

他殷切的描述着一个充满了吸引力的可以寻欢作乐的未来,眼神讨好的像个生怕做错了事的孩子。Bartleby好笑的看着他,挑眉之后又点头。

你无法限制我的自由。

我想的时候才会去你那。

懂了吗小孩?

Charles犹豫了一瞬间,是该为小孩这个不合时宜的称呼生气还是该为看起来极为不平等的条件讨教还价,最后他只是简单的点点头,再次向Bartleby伸出手去。

这段日子Charles仿佛云里雾里的毫无真实感,他像个卑微的偷情者,夜夜守在不甘心关的窗户旁边,等待不知道哪一晚会出现的人,他喜欢和他肌肤相亲,他喜欢和他唇齿相依,他喜欢他身体的柔韧和温度,他为这不可控的短暂缠绵着迷,奉献了好像一辈子的耐心。

Bartleby随性而至,没有规律可循,他好像对他们惯有的作乐方式毫无兴趣,Charles喝酒他也会陪他喝上一杯,多了也不曾酒醉,他把自己带上Charles的床,却不知道把心留在了什么地方。

公爵为此越发焦躁,他开始每晚找不同的女人打发等待的时光,他注意到出现在他窗外的身影不做停留的转身离开,愤恨的赶走了屋里的姑娘。

“这行为幼稚极了。”

Bartleby在第二天晚上出现的时候懒散的躺在他的床上看他,一脸似笑非笑好像事不关己。而Charles还瞪着一双怒气冲冲的眼,张嘴想要反驳,又不知道该反驳什么。

“但是也挺可爱的。”

似笑非笑变成了真正的笑容,这么多夜晚的缠绵,他早就忍不住好奇的搞清楚了Charles这个人都做过什么,但奇怪的是在他看到那些曾经的事情之后,他依然觉得眼前的人类十分可爱。Charles在他面前觉得脸颊发烫,他没再给这个人说点什么调侃他的机会,他用他健硕的身躯压制了他,用他灵活的舌头融化了他。

那一晚毫无节制太过疯狂,高爨潮的瞬间Charles看见了Bartleby的翅膀。

那一对纯白的羽翼神迹一般从Bartleby紧绷的肩胛骨破空而出,舒展的铺满了Charles的整个视野。

而被Charles毫不控制残暴贯爨穿的Bartleby对此浑然不觉,脑袋抵在床垫上喘爨息哭喊,直到一塌糊涂的大脑意识到身后的人停下了动作,才不解的回头看到了满眼的白色。

一瞬间的惊艳过后,Charles用了晚上剩下的所有时间安慰不肯把脸从掌心抬起来的Bartleby。纵然他自己也还沉浸在“原来他真的是天使”和“我的天这可真漂亮”中无法平复心脏的鼓动,却还是把试图逃避现实的天使揽进了怀里,那对美丽的翅膀不安的在他眼前毫无自觉的晃动,昭示着主人此刻的无地自容。

Charles不由自主的说出了一句“我爱你”。

Bartleby抬头轻轻吻了他一下,没有回应。

只有离开前千叮嘱万叮嘱的一句“不准到处乱说!”

 

公爵的注意力在皇帝锲而不舍的呼唤下终于回了神,他带着歉意转头看到Henry一脸玩味的笑容,明显是想要开口问些八卦的架势,好在剧团幕布的拉开拯救了他。

陪着国王看戏的任务实在过于轻松,但当男主角出现在舞台的时候Charles从位置上一下子站了起来。

Bartleby穿着上个世代的戏服正淋漓尽致的挥洒着身为演员的魅力。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他深居简出不与人类有过多接触,他不应该出现在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类面前。

惊讶不解甚至凭空生出了点委屈,Charles忍着国王探究的目光捱到演出结束,他跑去后台,抓着男主角的胳膊拉到此刻人迹罕至的走廊,用力的推按到了墙上。

Ned来宫里演出之前怎么也想不到会见到Theseus,那家伙居然衣冠楚楚的坐在国王身边,一脸心安理得的亲密样子,他什么时候成了公爵大人?可还没等他想着一会去找人问话的时候Theseus反倒气急败坏的像要杀了他一样的冲了过来。

“你为什么会在这?!”

Ned翻了个白眼,他才是想问你为什么会在这的那个人,但他此刻被健壮的手臂用力的禁锢住了脖颈,张嘴说话都有些困难,但几乎在他想要张嘴的同时,一只更加有力的手臂握住禁锢他的胳膊甩开了几步远。

Theseus穿着前几次见面时穿的衣服,一只手抱着一个精致的酒壶,一手挡在了Ned前面。

“放开他。”

Charles傻了眼,突然凭空出现的这个人,怎么看都怎么太像自己,当他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一阵暖意贴上了他的后背,白色的羽翼像手臂一样怀抱在了他的身前,Bartleby以一副保护者的姿态出现在他的身后。

“别碰他。”

非人类的两个家伙纵使系统不同,也依然在见面的瞬间就理解了对方的身份,无声的眼神交流中两个人类面面相觑,奇妙的事态在Ned和Theseus离开之后似乎告一段落。

沉默了许久之后Charles终于从众多疑惑中千挑万选了一句话。

“快收起来,不能让别人看到。”

不准让别人看到。

没说出口的潜台词逃不过Bartleby的眼睛,他憋笑的辛苦,只得在破功之前吻上公爵的嘴唇。

全文链接
 
 
 
评论(11)
 
 
热度(99)
 
上一篇
下一篇
© 海带螃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