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队成员/Hail Kiki/水仙大法好/冷CP控的废柴
 

【Cú Chulainn & Gilgamesh】The End Of The End

The End Of The End


CP:Cú Chulainn & Gilgamesh


 

为什么会一起,旅行?出游?随便叫什么吧。总之一起坐在这个所谓飞机的工具上还是让人略微觉得无聊,尤其是同行的那位还在睡觉。

吉尔伽美什并不能体会可以回到久别重逢的故乡是否应该心情雀跃滔滔不绝,至少这个叫库丘林的这家伙也并不是个多话的人,而自己,所谓故乡已经,不,举目所及之地哪里不是属于他所有,所以飞机即将到达的地方,也不过是没去过的领地,唯一好奇的也大概只有对于对方可能出现的表情略感期待而已。


到达的时候天气并不是太好,有点阴的天空下倒是一片绿茵茵,照比生活了十多年的冬木市来说,这里树多人少,也不过是个被海包围的破岛。

重重的推了一把身边睡的风生水起的家伙,得到的是看了无数次的将醒未醒不明所以的痴呆眼神,实在太蠢了连看厌的心情都不屑于产生。

胡乱的理了理并没有睡乱的头发松开安全带的人稍微伸了个懒腰,吉尔伽美什看了半天也没从这张了无生趣的脸上看到什么兴奋的情绪。既然这样,到底是有什么必要横跨了这世界上一半的大陆来到这个看上去马上就要下雨的国家。


没有行李的两个人从飞机换了大巴,吉尔伽美什把视线从窗外缓缓滑过的阴蒙蒙的绿色移到手上,从机场大厅随手被对方塞进来的宣传图册。天使之琴的国度啊……

“喂,唱首歌来听。”

“……”

这是来到这个叫爱尔兰的地方之后,领主讲出来的第一句话,却并没有得到什么热情的回应。


终于触到房间宽大的床时并不觉得累,揪着辫子把趴在身边的人拽起来,算是正式开始了异乡之旅。

街道上偶尔出现的行人对于这两个异国游客并没有给予特别的关注,啊不对,有一个是本国人。

“这是要去哪里?”

金发的人带着淡薄兴趣的目光打量着不断出现在视野的小店。

“你刚才看那么半天的图册没有决定可以去的地方么?”

“作为这个国家的子民,连这个问题都回答不出来么?”

“毕竟是连死掉的地方也已经辨认不出的样子了。”


他们就是为了这个才来到这个地方的。想看的不是出生成长生活立下赫赫战功的地方,唯一想看的,是身边这个家伙终于倒于利刃之下生命终结的地方。

是记忆里最深刻的样子,被鲜红浸染的苍蓝,无力再次举起的魔枪,紧缠在身上的锁链。这幅样子在很多很多年前,在不一样的地方展现。

意外没有表示什么的人只是投来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然后就订了机票。只是没有考虑这很多很多年间,记忆里存在的东西已经统统变了模样。

“变态么想去别人死掉的地方玩,死掉的样子又不是没有见过。”这句话终于还是在递过去机票的时候没有讲出来,谁不知道,死掉的样子是完全不一样。


“本王要去这家……店看看……”

吉尔伽美什随意的推开手边这家看上去和其他家没什么不同的店门,挂在门口的铃铛因为门的碰撞发出在阴天格外清脆的声响。

小下去的声音是因为推开门的动作被什么东西卡主,不用特别低头也看到半透明的玻璃门边蹲着一只什么,深深浅浅灰色的一团,一大团。

被半开的门碰到的一团抬起脑袋看了吉尔伽美什一眼,没表示什么的站起身走了两步让开了路。

作为一只狗来讲,这只未免太大,而且眼熟。

赤色的眼眸里瞬间带了玩味的笑意回头看了一眼跟着自己走进店铺的人。

不怎么需要弯身就可以轻易的够到灰色的大型犬的脑袋,不似宠物犬的毛柔软,稍微有些粗糙的手感倒也不错。

比日常所见的猎犬都还要结实很多的身型,大大的耳朵折了一下之后趴在脑袋两边,漫不经心的样子却有着锐利的眼神和优雅的姿态。

真是只不错的猎犬。呐。

“你,该是他们的祖先吧。”

“想被红棍子戳死么?”


这是一家贩卖乱七八糟东西的小店,用过的古旧邮票,不知道用来装什么的生锈的小铁箱,有些边角残缺的旧风铃。

吉尔伽美什饶有兴趣的在略显拥挤的小空间里到处转着,他看到那只大狗跟着库丘林转了一圈之后乖巧的蹲在了他的脚边,忍不住也走过去看着对方手里拿着的略显古旧的明信片。

泛黄的纸张上面是一团团的白色的小花还有大片绿色的叶子,说不出多好看,但是看着并不讨厌。

“……这是什么?”

“不知道。”

虽然是爱尔兰人,但是对于植物也没有太深入的了解。

吉尔伽美什从对方手里拿过那张明信片之后去老板那里付钱,库丘林看着自说自话的人离开的背影习惯性的摸了摸手边大狗的脑袋。


那张买下的唯一商品被老板细心的装进了同样印有白色小花和绿色叶子的信封后又封了一层塑料膜,据说是因为外面马上就要下雨了。

雨在他们继续向着离住的地方越来越远的方向走着的时候悄无声息的降下来,不大,断断续续,带着些微凉意的风,在傍晚觉得舒服的温度。

这条路是上坡,看过去似乎通向不远处的小山。

金发的人似乎从开始下雨的时候心情就不错,似乎更早一点,买下那张明信片开始。

库丘林还是在天色完全黑下来这后抓住了对方的胳膊。

回去吧,明天一早可以继续这条路。


有些意外于对方没有反对,还老实的等着自己从店里买了东西。

吉尔伽美什从浴室出来之后看到的就是靠在床上夹着燃到一半的烟的家伙,一脸满足的喝酒的样子。

差别了九个小时候之后这个家伙还是烟加啤酒。

有些没意思的翻开了购物袋,意外的找到了巧克力。

“据说是特产。”

说着又意味不明的递过来一罐黑啤酒。

挣扎了一下还是开口问了老板当地有什么特产的时候老板笑眯眯的说客人是外国来旅游的吧这里的黑啤酒和巧克力都很棒哦。

虽说是古代的,而且只有一半是人,但是他好歹是属于这个国度啊。

他可是看得懂这里街道的路标上面的盖尔语。

库丘林知道这个带着试探的样子喝着啤酒的家伙并不喜欢红酒之外的饮料,不过。

“好喝吧。”

“……嘛。”

舔了舔上嘴唇的泡沫,有点甜的麦子香味。

明天如果不下雨的话,就好了。


第二天的阳光也只出现了一个上午,中午吃过饭之后又开始飘雨之前,他们还是决定去手边的小书店躲一躲。

虽然没有介意淋不淋雨,但是为了这点小雨而躲在有书香的小店里从来没有谁做过。

说是小店,种类意外的齐全。

吉尔伽美什站在并不比他高的书架前面平视着眼前的那一排书架。

“库丘林……”

喊着对方的名字回头却并没有找到人。

倒是擦完桌子的店员向他走了过来。

“对库丘林的故事感兴趣的话也许可以看看这本。”

吉尔伽美什闻言高高的挑起了眉毛。


库丘林提着店员装好的袋子回头的时候发现整间店里没有了那个金色的身影。

没有多想什么,推开门走出去。

书店铃铛的声响还没有消去,隔壁咖啡馆的铃铛又响起来。

他走到吉尔伽美什坐着的靠窗的圆桌旁,把手中的袋子放到了一样的袋子旁边。

对面的人连同印在玻璃窗上的被雨模糊了轮廓的倒影一起,勾着不怀好意的笑。


“蠢透了,居然是为了一头牛。”

“你一样,还不是为了一颗球。”


所以英雄什么的。


“这个,叫白车轴草。”

“你买了植物大百科来看么。”

看着掏出一张明信片的人扎着辫子的家伙挑高了眉毛。

这张明信片是全新的,有塑封的透明包装套。印着的却和那天买到的一样,白色的小花和绿色的叶子。

“本王只是受到这个地方的臣民爱戴。”

“老子又不是没有收到。”

那是书店结算时送的纪念品。

印着的是爱尔兰的国花,学名叫做白车轴草的植物。

老板说,小镇后面的小山上有很多。

“明天把这条路走完吧。”

“唱歌给本王听。”

“……”


“如果你是死在这个地方的话。”

倒是很不错。

从山脚一直到山腰,遍野的白色小花。

吉尔伽美什难得心情愉快的站在没有别人的一片绿草中看着山脚下安静平和的小镇。

“怎么可能。”

地理位置不说,至少死的时候没有这遍野的花。

“库丘林你来看!”

突然兴奋起来的腔调之后两个人一起头对头的蹲了下去。

吉尔伽美什指着众多叶子中的一片炫耀财宝一样。

“四片叶子!”


白车轴草,就是很常见的三片叶子的小野草,传说中第四片叶子很罕见的三叶草。

第一片叶子,信仰。

第二片叶子,希望。

第三片叶子,爱情。

……

而罕见的第四片叶子。


幸运。


“啧,真是个幸运E的民族。”

金色的王者并没有站起来就发表了让人不爽的言论。

“啊啊,幸运EX了不起。”

回应他的是手指指上了的另一个四叶的三叶草。

幸运EX,的确有点了不起。

据说是十万分之一的概率,虽然其实并没有那么低。

一直缺少幸运值的人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接连找到四叶三叶草的人。


“连续发现四片叶子的话,可是会遇到白马王子的。”

“哼,白马呢?”

金发下赤红的人也站起身来挑衅的看过去。

“虽然没有…战车行不行。”


“回去吧。”

丢人也丢的差不多了。

贩卖乱七八糟东西的小店半透明的玻璃门里,那只又乖又大的折耳猎犬看到他们路过的时候摇了摇尾巴。

“回去之后养只小猎犬吧。”

“老子戳死你啊。”

“本王要养。”

“不可能。”

“用天之锁绑回去。”

“……”


候机大厅里吉尔伽美什咬着锡纸包装的巧克力口吃不太清的开口。

“你死掉的地方也挺好玩的。”

听着感觉不太对。

是个漂亮而且可爱的地方。

“绿宝石啊……”

压低了的沙哑声音喃喃出这个词。


嗯,姑且算是有资格算作本王财宝的一颗宝石吧。


“库丘林,来唱首歌。”

“……”

“唱。”

“你是哪里有病吗?”


END

2012-7-12


发现文章数已经到了99,正好一百放一篇对我来说很有意义的CP。


全文链接
 
 
 
评论(4)
 
 
热度(123)
 
上一篇
下一篇
© 海带螃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