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队成员/Hail Kiki/水仙大法好/冷CP控的废柴
 

半藏房间里的小南瓜【麦克雷/半藏】

*to  @酥皮与杯面 生日没赶上,满月快乐!

*斜线意义不大,第一次写这对OOC请见谅

*只是一个好不科学的小甜饼

 

杰西麦克雷/岛田半藏


半藏房间里的小南瓜

 

快要凌晨的天光开始透过窗帘,把一室低沉的气压赶进小角落,一束和旬的阳光落在了被单凌乱的床脚,而随后,像是惧光般的,即将被晒到的东西惊慌失措的滚到了地上。

那是一个南瓜,很小很圆,卖相可爱。

岛田半藏,这间屋子的主人,此时此刻非常郁闷,他的房间凭空出现了一个南瓜,完美的会在万圣节到来时第一时间被挑选出来刻成南瓜头的那种。这不能够,这不应该,半藏腹诽着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他的房间为什么会出现一个南瓜?

在半藏思考了两个小时无果之后,孤零零躺在地上的小南瓜终于也完全的沐浴在了晴好的朝阳里。

 

麦克雷敲门的手指轻而易举的叩开了本该关着的门,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在太阳光中圆润可爱的南瓜,被人摆在地上,和空荡的房间相比显得非常渺小。

牛仔带着刚起床的慵懒迈着步子走近,在南瓜面前停下,弯腰伸手,把和看起来一样轻的南瓜拿了起来。

他感觉到手心中微凉的触感,硬质的瓜皮硌着掌心,绿色的梗上还有两片叶子,一左一右支棱着,像极了此刻不知道去哪里了的房间主人的发型。麦克雷的视线扫过没什么异样的房间,片刻后决定把南瓜留在房间,毕竟是半藏的东西,他不应该擅自把它带走。

可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南瓜离开他的手指接触到桌面的瞬间,应该稳稳端坐的南瓜突然毫不科学的翻了个身,又滚到了麦克雷手边,微卷棕发下的眉间惊奇的挑动了一下,好奇又好玩的手指把南瓜戳了回去。

这一次,那个可爱的小南瓜又在没有任何外力的情况下向他滚了过来。

于是麦克雷决定把南瓜带走。

 

“它喜欢我,很明显。”

他向每一个对他抱着南瓜而表示出兴趣的队友解释,他的说辞也同样的非常不科学,而他怀抱中的南瓜对此没有表现出不赞同。

杰西·瓜见瓜爱·麦克雷最终把南瓜抱到了厨房,说好今天为大家展示厨艺的东洋浪人也不在厨房,这让他多少有些失落,又在同时诡异的徒生出一丝毫无必要的担忧。

他的这位同事身手了得,别说在这个基地里,就算是在瞬息万变的枪林弹雨中也能如入无人之境,但是,麦克雷看了看被他小心放置在桌子中间的小南瓜,那个诡异的毫无必要的担忧更加鲜明的占据了他的心思。

他们昨晚才说了明天见,代替晚安,虽然这远远算不上是一个约定,但直到现在也没有见到半藏让他心中那一闪而过的想法变得可信了起来。

半藏的房间开着门,没有人,这不像他一贯的习惯,最不可思议的是房间里有一个不合季节的小南瓜,这个南瓜绿色的梗上还有两片叶子,一左一右支棱着,像极了消失不见好几个小时的那个人的发型。

岛田半藏,他可能变成了眼前这个小南瓜。

麦克雷震惊的得出了这个结论。

 

牛仔的头发失去了帽子的压制后有些奔放的翘在头顶,这无疑是被主人刚刚抓挠过的证据,他的手肘架在桌边撑着脑袋,认真又深情的盯着纹丝不动的小南瓜,在劝退了几个试图把南瓜做成汤或者甜点的队友之后他确定变成了南瓜的半藏应该是听不见他们说话的。

所以杰西麦克雷先生,开始了他动情真挚的自言自语。

 

“我敢打赌,你很喜欢那些牛仔老电影对吧?每次你看着我保养维和者的时候都特别专注,其实如果你说我当然可以把他给你看看。”

有那么几次共同任务的间隙,他安静叼着雪茄低头擦拭他的爱枪,向来话就不多的弓箭手沉默的待在他身边不远不近的距离,视线却不遮掩一毫的投向他手中熟练温柔的动作,麦克雷能感觉那道不算炙热的目光随着他的手指在他的维和者上翻动,偶尔他抬头看去,都能看到半藏依然专注的微低着头,从不曾为他的注视而动摇。

“我不像你那么小气,连酒都不愿和队友分享,或者说是不愿意和我分享?我可不是一直惦记着你的葫芦,不过听说清酒别有风味。”

 那是他发现因为天气转冷而换上冬装的半藏依然腰间挂着他的酒葫芦的时候,之前很少接触东方文化的他好奇心驱使着向半藏要酒,但那一次的任务他受了伤,严格的队友丝毫没有对他的狗狗眼心软,直到大半年后才在胜利的喜悦和又一次活下来的轻松中和所有同事们一起尝到清酒的味道。

“也许我早就该单独请你喝一杯或者做点别的什么了,我……”

 

刻意压低的声音在此刻停了一下,麦克雷像是被自己的话困扰到了一样歪头把脸埋进了掌心,几秒后沉哑的笑声闷响着传来。

 

“我为你着迷。”

 

这句告白一般的自言自语没有过多的在麦克雷的喉咙里打转,他喃喃着与半藏相处的细微点滴,猛然意识到了自己为何如此在意,答案在这一秒呼之欲出,而他就这么在只有他一人的厨房里对着那个小南瓜说了出来。

 

这也完美的让半藏错过了毫不尴尬和他打招呼的时机。

 

南瓜真正的主人斜靠在厨房的门边,安静的仿佛连呼吸声都被隐藏起来,房间里的人完全没有察觉的在和一颗南瓜说话,没看错就应该是莫名出现在他的房间又突然消失的那个。

半藏没有窥视别人癖好的习惯,但是在他听清麦克雷在说什么的时候,脚步就被不可抑制的好奇和探究扯住。他听到经常出现在他身边的枪手说着愿意把爱枪拿给自己看看,听到说了不好喝又总是厚着脸皮跑来找他要酒的人想要约他出去,听到那把动人的声音在停顿片刻后说出了“我为你着迷”。

 

“麦克雷。”

沉稳的声音突兀的把刚刚意识到了重要之事的麦克雷吓了一跳,他从椅子上跳起来猛然转身,睁大的眼睛不可思议的把半藏从头到脚看了两遍,又惊诧万分的回头去看桌子上毫无变化的小南瓜,张着嘴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实在是,傻乎乎的可爱。

 

半藏想过像来时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开,把空间留给那位不知道今天怎么突然开始多情的队友和他的唯一听众,可他并不想错过麦克雷手足无措的瞬间,也不想错过他的心底一直若有似无察觉到他们之间该有的那句话。

 

“你…没有变成南瓜?”

“……所以你认为我变成了南瓜。”

半藏的陈述语气里满是掩盖不住的笑意,这让一直思忖半藏究竟听到多少的麦克雷更加窘迫。

“……他很像你。”

泄气的枪手把南瓜珍惜的捧回怀里,不知为何耷拉下去的脑袋看起来有些失望,半藏好心情的凑近低头,专注的观察了一会,那样子让麦克雷想起每一次他给枪做保养的时候。

“我不是在看你的枪。”

像是赞同了麦克雷的话般半藏点了点头,把据说像自己的南瓜从他手里拿走放回了桌上,手指却又再次握住了被他的发言搞的愣住的人的手。

“我是在看你的手。”

宽大的手掌,长而有力的手指,动作起来灵活轻柔,还有一定会和想象中一样的,此刻手中握住的这般温暖。

麦克雷的手指毫不犹豫的曲起,把半藏的手包裹住,不知刚才做了什么的弓箭手手指冰凉。

体温就这么开始彼此传递。

 

“你说过比起清酒你更喜欢你的烈酒。”

“你是在说我可以约你出去喝一杯吗?”

“也许你应该试一下,我已经准备好分享一些东西了。”

“我会是个好的倾听对象。”

“只会是你。”

 

我也同样在为你着迷。



全文链接
 
 
 
评论(17)
 
 
热度(63)
 
上一篇
下一篇
© 海带螃蟹|Powered by LOFTER